帝都往事

  那年,我们最后一次在学校狂欢,收拾好了所有物品,无意中翻出来了几年前留下来的一些彩喷,我们打打闹闹,肆无忌惮,然后各自拉着自己的箱包,公交车,火车,北京。

  那趟车我们一起的都有十来个吧,然后投奔我们早些日子在北京安营扎寨的同学们,下火车,绕到特四路公交车,记得是坐在二层的位置,没有座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岁岁年年

  过完十六,传统意义上的年算是过完了,虽然现在上班了初六七的就开始上班了,依然觉得放完了十五的烟花,烧完了十六清早的那把火才算是清完了年的气息,新的一年又开始了。

  小时候总有漫长的一个月来过寒假,考试完了不管有没有成绩,好与不好都不用管了,除了令人纠结的那一本寒假作业,就可以开开心心的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春·白雪

  没想到,为了等这场雪竟然拖了这么久,现在已然到了春天,家乡以及北京才下了第一场雪,前两天风雪返程路,今天又是风雪中上班,窗外的雪越下越大,早晨时的薄薄一层,现在已经有了三四厘米的厚度了,只是北京的雪玩不得,雪下完了,路面道边一片泥泞,化的飞快,只剩下绿化带有些许残雪,观不客观,玩不可玩。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我们年代的歌

  前些天看了部电影,叫做听说,大部分的剧情是无声的基本,看手语字幕来理解,真的是在看电影,虽然从开头就大概猜到了结局,而结局最终也回到了有声的世界,电影总体来说看着还不错。

  我们平时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已经是习以为常,然后再来追求更美丽的声音,音乐就被发明出来了,从先人们造的各种各样的乐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饺子岁月

  前些天突然想吃饺子了,算算大概有快半年甚至更久没吃了吧,国庆节回家的时候比较忙,家里也没有来的及做,上周,突然看见卖饼的地方有了饺子皮了,就买了一些,然后买肉,大葱,白菜,五香粉,面粉,准备包饺子吃,然后剁大葱,剁白菜,剁肉,熟油,调馅,包饺子,耗费两个小时,热腾腾的饺子出锅了,虽然我自己包的不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中学时代·下

  别了三年的二中,那些熟悉的人物事,高中到了一中,又一次到了一个新鲜的环境,报道那天人山人海,全都挤在那个红榜前看自己属于哪个班级,在那些一排一排的名单中,找寻着那个最熟悉的名字,一直找了十几张才找到,然后记下一些熟悉的同学或者朋友们的班级所在,去宿舍放东西,班级报道等。

  我们三个小伙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中学时代·上

  那年,我背着书包,带着铺盖,在一个阴沉的早晨,奔向了县城,从此,开始了漫长的异乡之旅。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,新鲜,新奇,还是什么,那天,报道,找宿舍床位,教室占座,点名,不记得晚饭是怎么吃的,然后开始了第一个晚自习,在那挤得满满当当的教室里跟着年轻的小伙伴们聊着各样的事情,领取简单的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幻梦

  梦总是最奇怪的东西,你全然想不到你会做什么梦,记忆深刻的总是那些进入你梦境里次数最多的人与事,又梦到了那个坑,那片田野,那个村子,那条河,那些人。所以记忆里依然有梦的痕迹,不知道写下来之后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还能记起。

  梦境的碎片如同记忆的碎片,是更模糊的点点滴滴,其中最遥远而又不怎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白莲花

  愿生命化做那朵莲花。

  不知怎么突然间就想起了这句歌词,想起那个封神榜,想起那个哪吒,当时总感觉这首歌是哪吒扮演者唱的,总是感觉声音很像的说,知道很多年以后才知道原来那是屠洪纲唱的,花开花落是毛阿敏唱的,歌曲听起来是那样的空灵,很有意境,那种似仙非仙的感觉。

  记得上学时学过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乡飨

  人活着总是要吃饭的,这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往往使人发愁,尤其是中午饭,带饭太麻烦,午饭总是在外边的店里吃。一共就那么几家合适的,时间长了就算是轮着吃也都是吃的腻腻的,我就一直不明白,为啥各种饭店食堂的饭菜为何多吃几顿就不想吃了,太油也不尽然,有些店里的清淡的东西也一样,百吃不厌的还是家里的饭菜跟亲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