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故事

  好奇之下翻看了之前的说说,回顾一下去年以及往年的经历,原来又已经一年没有写东西了,总觉得过去的一年过得很丰富多彩,做了好多事情,但是却好像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。或许在别人的相册里有些回忆,但是我又一次的没有记录到属于我自己的东西。
  看着看着,逐渐出现了好多陌生人给我的留言,怎么就成了陌生人了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红枫

青峰启,越长川。马蹄响,付微尘。
鹦不语,花未眠,山风尽,起炊烟。

轻欢笑,话前番。火不焚,夜露寒。
惊闻起,墨色沾。七杀照,起战端。

人声沸,杀震天。点长枪,血满山。
名不显,葬荒山。朝阳起,赴前线。

从军征,莫流连。宿野营,练平川。
磨长枪,拭战剑。枕戈旦,思长安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两条大河

  家乡本来是平原地带,因为两条河的交汇,隔离出来成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不见山,但见水,虽然我见到几乎全是污水跟洪水。今年家乡雨水较大,河里又涨水了,然后,河边那块地的庄稼又淹了。

  大人们说我们村以前就在河边的,也就在我出生前几年村子搬迁到了现在的大堤里边来,现在的我很难想象那年是怎样的一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书中的世界

  我觉得我从小的时候就是喜欢看书的吧,当然小时候接触的课外读物是很少的,当认识比较多的字的时候,大概是四年级的时候应该是班里订阅的叫做小学生必读的书,当时觉得书中的世界真是丰富多彩,远远不是我们穷乡僻壤的村里可以想象的。
  
  有时候村里的小伙伴们会弄来一些大概是在庙会上买到的书,连环画,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永远的爷爷

  从来没想过,从此以后,爷爷只会再出现在我的记忆中。

  爷爷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,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。一开始是就是战乱年代,然后是日本入侵,我们镇上就是日军的据点,一九四一年,蔓延整个中原的饥荒也到了我们那里,没粮食,只好背井离乡逃荒,去邯郸,坐火车,去东北,不知道那时候火车什么的归什么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文人的刀

  家里有很多刀,各有各的用处,也被我用出来很多不属于它们的功能,把镰刀帮到竹竿上够榆钱,够槐花,用我舅舅家的镰刀砍小树,镰刀或者菜刀削陀螺,做弹弓什么的用菜刀砍下,用小刀来细细的加工,年少的时候大多都是好动的,做了好多小玩意,这些东西都是出自我手中那一把把的小刀。

  所谓小刀就是削铅笔的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三月黄瓜

  我家世代农民,小时候地里的收入基本上是全家所有的收入了,和别村只种小麦玉米不同的是,我们村基本上家家都种黄瓜,老人们聊天的时候总是说,我小的时候村里都是种黄瓜了,带着强烈的自豪感,我们会种菜,至少也算一种本事。

  自然我家也是种黄瓜的,直到我毕业之后的一年后,我弟弟也开始上班了,家里二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一年又一年

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。 这一年没有更新内容,虽然做了很多事情,也比往年更加丰富多彩了一些。却总是想不起来怎么来记录一下这些东西。或许存下来的一些照片算是一些东西吧,总之过的还算是丰富多彩,当然也依然虚度了好多的光阴,相比前两年总算是有了进步,虽然到了年初,还是总结一下去年的事情吧,然后再展望一下未来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

单车岁月

  小学五六年级要到镇上上学,离家三里地左右的样子,一天三个来回,要骑自行车去。

  我在四年级的那个过年的时候,依然不会骑自行车。我上学比较早,比同学们都小一两岁大概,和我一起的三个玩伴也都比我大,他们学骑自行车的时候,我又小手脚又笨一点,没赶上时候也没学会,那时候我家里有一个三轮车,[……]

阅读全文…